性幻想 作者:真實

性幻想

作者:真實

  「性幻想是沒有副作用的春藥」

  非假日,長途巴士上乘客稀稀落落,司機不停變換車道朝南行進。

  墨黑夜色為底,透明玻璃成了一面明鏡,疾疾往後的車窗景致,只能見著闌

珊燈火流星般拖著尾巴往後消逝,混雜著車裡帶著些許背德恐懼,卻欣喜即將面

對私會、甜蜜幸福的我的臉龐。微微灼熱的情緒彷彿淺酌後的微醺,就這麼一點

點期待同你幽會的醉意便讓人失去方向,無法辨視自己所在。

  轉移了視線,從混亂重疊的窗影中拉向小小的電視螢幕,晃動地上演著的是

《楚門的世界》。

  現實生活中,誰不是「楚門」?

  手機藍光閃爍著熟悉的門號,我幾乎不需反應便能用最真實充滿蜜糖的溫柔

回應。

  你迫切訊問著我的所在,但我無法告訴你我的方位,視覺感應裡,僅存車窗

外落入田野水色中點點路燈的光,依然是流星般無悔的往地心衝去,快速往身後

飛去,像未曾存在一般。

  我可以說,那有如每次見你前一點點消失的道德束縛嗎?或者那點點飛去的

光影本身,就是站定不變的道德,只是你我往前,便拋諸腦後、實則並未消失的

社會規範?

  我在SOGO門口下車,陌生城市往往讓幽會少了一絲顧忌,我的腦細胞像

忽然鬆了的橡皮筋,沒有了思考的彈性,漫無頭緒地和你連繫著方位,左轉右轉

的繞了大半天。

  在陌生的地方,距離咫尺卻不知道往那個方向才能貼近彼此,我卻沒有半點

不悅,只不住地想笑。

  你急了,失去耐性地問:「你到底在那裡啊?」

  我輕笑擡頭,找尋可以標示方位的標的,還沒回話,便聽見你就大聲的說:

「我看到你了,你就在我右後方。」

  「為什麼心急?」

  「少見你一分鐘我都不願意。」

  若我說,你真選對了職業,靠著口才和聰明,你在專業領域裡的成就絕非偶

然,不知道你會不會抗議?

  九點半,我們走進晶華。check- in的時間裡,我坐在大廳等著,透

過大廳中央的繁華富麗的叢花,端視你的背影,你穿著輕便也和往常正式的裝扮

不太相同。

  你回身找我,這般地溫柔深情,我只能以笑迎你,隻字片語都太多。你壓低

的嗓音裡透著春日初醒的愉悅與開心,小聲說道:「走吧!」

  我踩著輕快的步子走在你身邊,很想像個小女孩般跳躍著,在你身旁邊撒嬌

邊走。

  一名獨行女子同我們一起進了電梯,略厚的脂粉,美麗略顯歲月的臉龐,她

淺淺的對我們一笑,笑容裡有接受、也有認同、也有理解,我想,她一定知道自

己同著背德的幸福一起上升,她也一定有過相同的幸福,在那個背離的國度中。

  拉開厚重的窗簾,中台灣的夜景是星子在人世間絕世的演出。

  「這裡感覺比『長榮』桂冠好耶!」我說。「可是,這裡沒有你喜歡的白床

單……」

  「我也喜歡米白,素雅的顏色我都喜歡。」

  室內有張長的太妃椅。看著長長的沙發,瞬時紅了臉,你說出了那我臉紅的

意念:「可以在沙發上做……」

  昏黃的燈光中,你一定看不見我羞紅的臉。你輕推我,向下俯躺,毫無抵抗

的面對你柔軟的唇,你的手像撫著珍貴的絲般的滑向我的胸口,和著單純慾望的

溫柔,愛撫、愛撫……

  輕輕歎氣,呼吸著空氣中因你的吻和撫摸產生的迷幻因子,我想我像過往每

一回的幽會一般,一點一點的醉了,同時,一點一點的忘記所有道德和社會巨石

所帶來的、不可避免壓迫性的痛楚,放軟了身子,放軟了心。

  你起身,不急不徐的脫光自己,引著我往床上走去,順勢跌坐在那柔軟的床

上,我不想有任何力量反抗;你用挑逗加諸在我身上情慾的符。於是,你更加放

肆、伸手往我私處,確認你的成就。

  顫抖中,我不由自主的併攏了雙腿,羞於那未經挑逗便已高潮的情慾,毫無

遮掩的展示於你,更臉紅於多日分別的思念,赤裸裸的顯露在雙腿間愛液的汨汨

中……

  你是高手,熟知情慾入口的高手!高手清楚女體何時充份的準備好迎受男性

劇烈的衝撞,高手清楚何時可以不帶遲疑地佔領幽密桃花源、並充滿其中。

  短暫交歡復短暫交歡而不結束是你慣常的模式,先送上雲端天堂,再輕放我

在柔軟的氛圍裡同我輕聲對話。

  你說,男女最親密的時候,不在極致高潮的天堂時刻,而是共歡後相依的片

刻,你從不會在結束後翻身睡著,也從不在我還醒著時抽開你的手臂。也因此,

我迷戀你,我深信,心的結合遠比雙腿張開後、密合的那點的面積來的廣大、久

遠。

  「不知道我們倆前世是什麼樣的關係?」我問。

  「情人。」你毫不猶豫的回答著。

  「你一直都是這樣想的嗎?」看著淩身在我之上的你,我問。

  「嗯!」你極肯定的點頭。

  我說:「我和我先生前世是兄妹,我夢見過上輩子的情景。」

  有一回,在聊天室我們聊到,婚姻中久了,兩個人之間原本的愛情就變成親

情。還記得當時,我回你的話:「難怪我無法和丈夫做,原來就是亂倫情結……

近親不相奸……」

  你提到佛洛伊德對於亂倫的論點,我靜靜聽完。

  你翻身再次壓住我,我圈住你,用我的雙腿和細緻的膚觸,那麼的自然;熟

悉你的要和堅挺,那麼沒有距離的同一個人貼近,讓我不孤單。在婚姻中,我孤

單許久,在人世中我獨立許久,而遇見你,是我和單獨所引起的痛苦會車點中的

暫歇,即使這麼這麼明確的接受這短暫的交會,仍忍不了要貪戀關起道德大門後

偷歡的快意。

  我的潛意識抗拒著對於和你的未來有著更多想像和要求的奢侈,腦中浮現夢

中見到前世和丈夫是兄妹的境地。

  暗綠色木窗格,高校制服。

  我閉上眼睛,沈醉在性的幻想中。

  「如果我有個哥哥,我一定要跟他做愛……」我喃喃的說著。

  你看著我,「叫我哥哥……」

  我輕輕地開啟我的心和迷惘的眼,專注地凝視著你好看的眼睛、鼻子和唇,

再緩緩地閉上眼,細細地的從唇間吐出一絲微弱的聲音,像是前世傳來的一般,

空洞、遙遠,無法觸及……

  「哥……」

  你狂亂興奮無法控制地擺動,我的思緒飛出界限,失去理智。

  「如果你是我哥,我一定要你每天都到我房裡來……」

  「就像這樣,我每個晚上都要和你做愛……」

  你回應著,簡短的字句間或在你不住的喘息之中。

  「我一定每天都到你房裡去,脫光你的衣服……」

  「就像這樣,跟你作愛……」

  「每天……每天……」

  「一輩子都不讓你嫁人……」

  我弓起身子,兩人之間再次緊緊緊緊的融合成化不開的膠。

  你把手在我腰側,微微施力、並帶領著我的擺動,同時,引我走向毀滅墮落

之路與天堂之路,跌深交換的幻影裡,有晦暗地獄同刺眼的天堂之光,我無力辨

視。

  極度的幻想,極度的高潮。

  我只能叫喊著,完全沒有壓瞴A唯有不受限的聲音,才能將自己從矛盾混亂

中解放,唯有聲音,才能將我從這極度的歡愉、極度痛苦中釋放。

  抱緊你,感受你背的力量,在其中找尋一絲支撐,我的手卻不再是我的手,

怎麼也阻止自己的恐怖的下墜,我想,你的擁抱是加深我往地獄的魔咒,而我的

棄守,是地獄之門大開的密語。

  持續的交歡,我不禁悲傷的想像,如果真是兄妹,就不必人隔兩地;如果真

是兄妹,就不會有相思之苦。

  「如果我們同校……」我說。「那……每天午休、每節下課……」

  你也失去理智,同我到了前世的空間來了嗎?

  「我都到洗手間等你……」

  「然後,我會撩起黑色的制服裙……」

  「露出毫無遮掩的……」

  「啊……」

  你忽然加快的搖晃我的慾望,無法呼吸「啊」,也接續不了這幻想的對白。

  「我一定每天午休,每節下課都赴你的約……」

  我們依附彼此,達到高點,我再沒力氣像以往拿起床單包起自己,你也沒了

氣力張開眼睛,兩人淩亂的姿態在淩亂的米白色床單上,我聽著你急促的呼吸和

心跳。

  「和你做愛一定會少活好幾年!」

  我輕笑後靠向你的胸前,數你的心跳。

  「但一定值得,本來要活九十歲的,活七十歲也甘願。」

  我起身俯手机里小视频怎么剪辑臥並端視你的臉,在你的眼中看到愛戀。

  高溫的身子裡還有著餘波,雙腿間仍有電波在微微收縮。那是完美性愛的余

韻,像彗星的長尾一般美麗。

  你伸手輕輕撥開我臉龐微亂的發,那麼輕,那麼珍惜,即使只是相對著沒有

言語,即使所有的矛盾糾結仍沒有答案,即使狂亂的性幻想已然成了上一秒的往

事,我仍然在其中隱隱約約聽見愛情的心跳。

  這一夜,狂烈性愛後兩人相擁而眠,更顯深沈靜謐,同時理智也醒來。

  這一晚,身邊有你,這一晚我不是一個人,明天的孤單和前世一樣,透明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